当前位置:首页 » 交流互动 » 国别调研 » 文章内容

日本幼儿汉语教育点滴

  • 时间:2014-10-30 17:41
  • 作者:仇晓芸

     笔者有缘在日本仙台市的一所幼儿园给孩子们教汉语。对于习惯了教成人汉语的我来说,第一次教4、5岁左右的孩子们,感觉非常新鲜。虽说汉语幼儿教育这块领域一直吸引着我,但是因为从来没教过小朋友,一开始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会教得怎么样。

     我执教的这所幼儿园是当地的一所为数不多的一所“国际幼儿园”。主要以英语教育为特色,吸引着家长们。班主任都是以英语为母语的老师。自从2011年日本开始在小学高年级开展英语教育后 ,低龄外语教育备受关注,首当其冲的便尤其是幼儿英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小朋友的英语学习。由于大多数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小学阶段打好英语基础,于是便出现了一阵“学前幼儿英语热”。

     我执教的这所幼儿园的亮点是英语教育。所以一开始,对于开设新科目中文课,许多家长感觉很新鲜也很好奇。家长们为孩子能多学一门语言而感到高兴。,孩子们对于学汉语则更多的则是开心和快乐。



一、小小学生和他们的家庭背景

    我的班上共有6个学生。其中半数孩子的家长(多数为父亲)在国外工作,或者有国外工作的经验。我猜想这样的家长可能因为有异国他乡奋斗的经验和跨越异文化、多元文化的经历,所以可能比没有这样经验的家长更注意在语言和文化上对孩子的培养。至少觉悟很高,这一点我切实地感受到。

     一部分学生的父母是日本国内的上班族。与中国一样,一下课,父母,尤其是母亲来接孩子的比较多,也有一些爷爷奶奶。全职工作父母的孩子一般是外公外婆等老一辈来接。有兄弟姐妹的孩子,妈妈就带着其他孩子一起过来,那场面也挺热闹。



二、日本的母亲文化

    在此,笔者想简单地介绍一下日本的母亲文化。目前国内也似乎呈现出出现越来越多的全职太太。日本有其国情和多年的传统文化,但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女性步入社会中工作。这是个让许多人都感到高兴的变化。但与在此同时,我个人感觉全职太太还是占有一定的百分比的 。关于这个社会现象,笔者分析主要有以下三个理由。(1)在日本请保姆经济负担比较重。听一位日本友人曾开玩笑说,自己在外工作的这点钱有时候与请一位全职保姆差不了多少。干了也有白干的感觉。(2)一部分女性结婚后,有了孩子,便想自己亲手把孩子带大,看着孩子到上幼儿园的年龄,重视孩子童年时代与母亲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听一位在这方面比较熟悉的日本同事曾提到,她说这些妈妈们中,有部分当她们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她们的母亲上班过于忙碌,使一部分孩子幼小的心灵中感觉缺少母爱。可能这也是一种看法吧。当然,每个家庭不一样。(3)与中国不同,日本的老一代没有特别强的意识要帮自己的子女带孩子这种习惯。虽然喜欢自己的第三代,但基本上觉得孩子还是由父母教养管教比较好。对于“家”的概念,中日两国在文化上还是有所差异的。笔者看来,日本更重视“小家”。当然,愿意帮助自己的子女带孩子的爷爷奶奶,外婆外公们也大有人在。在日本,退休后的爷爷奶奶们比较重视自己的生活安排。也经常出去旅游,走走看看,做些社区活动,上上老年大学等。



三、课堂内容

    当我第一次教小朋友汉语的时候,看着眼前可爱的孩子们,一开始我觉得束素手无策,不知所措。后来慢慢的,通过观察其他老师的课,再加上自己几节课下来的感觉,发现教汉语是第二,第一得先了解这些小小学生,这才是通往“光明”的道路。后来,我慢慢开始接触他们,和他们课下也交流,尽力去了解他们每个人的性格,有了更进一步的互动之后,感觉稍微好一点。

     有一点,回想起来觉得很重要。其实没有必要太在乎眼前孩子的年龄,只有4-5岁什么。也不用太担心课上开展的教育活动的量,他们能否吃得消。其实许多时候是老师自己多虑,尤其容易出现在新教师身上。

     我发现孩子们特别敏感,也观察地非常仔细。记得有一次在复习颜色的时候,我一边拿着道具一边说“红色,黄色,蓝色……”。当我说到紫色的时候,班上的一个女孩指着我的袜子说“紫色,紫色”。当时我非常惊讶,才发现原来自己那天穿了双紫色的袜子。虽然我关注教室里的各样东西、玩具和教材,但真的没有在意自己当天穿什么颜色的袜子。真佩服这个孩子的眼力!课后我又琢磨了一会儿,孩子们的视线高度视角和我不一样。从他们的视角视线看上去的东西和从我的视线上视角看上去的场景是不一样的。自打这以后,我便更注意平时尽量多从孩子们的视线视角看东西,我也比过去蹲得更勤快了。蹲下来,和孩子们在同一高度说话是件不“小”的事情。还有一点就是对于自己的衣着打扮也更用心了。会有意识地选择自己课上的穿着,例如颜色和式样等。桔红色等稍微鲜艳一点的颜色有时更能引起小朋友的注意力,穿黑色的次数也少了点。

     下面的这个故事让我知道了“幼儿汉语教育”与“幼儿教育”,原来是那么密不可分。刚接班的时候,班上有个特别爱动的男孩,当时他不满4岁,总是在课上停不下来,小动作多不算,还总是去惹其他小朋友。时间长了,其他小朋友就不喜欢他,嫌他烦,说他是个捣蛋鬼。但课毕竟要上下去。在一次涂颜色的时候,他又惹旁边的小女孩哭了,我当时也突然来了灵感,便把他抱起来,背在我身上。我一边背着他在教室走,一边和其他小朋友讲颜色怎么发音。虽然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但自打那次以后我便发觉这个男孩进步很多,至少没有以前那么喜欢打扰其他小朋友。随之,大家也对他好多了。又过了几个月,等他满4岁后,我发现他又进步了。可能3岁多到4岁之间的孩子的自控能力的差距,还是很大的。通过这个小男孩的故事,我亲身体会到“幼儿汉语”之前,稍微熟练掌握点“幼儿教育”,老师估计会更轻松一点。



四、教学难点

    通过自己的教学经验,我深感幼儿汉语教育中,“教学活动之间的衔接时间”尤其需要花一点功夫。因为它们有时带来的难度不小。

    此环节具体指一个教学活动结束后到下一个教学活动开始之间的衔接时间。虽然这段时间比较短,在教成人汉语的时候,我也不觉得在这方面存在什么问题。可是,到了幼儿教育中,我发现这个环节不好控制。眼前的孩子毕竟只有4、5岁。一个具体的教学活动结束后,他们不像成人,休息一下就好。他们需要自己的时间,需要“散”一会儿,不是老师这里一说就马上能听,能动的。当时,我这位新老师可是没少在这上面吃苦头。一个教学活动结束后,不是马上就能衔接到下一个环节,有的时候需要耗费一点时间,花一点功夫才能“准备好”。后来日子慢慢久了,我就增加了休息时间,也缩短了每一个活动的时间。比如让孩子们多喝一次水,多休息一次等。这一招果然很管用。



五、教材特点和教学方法


    幼儿汉语教育教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简单易懂”是幼儿教育汉语教材的关键。所以图片、卡片、玩具等道具在课堂上的使用性很频繁。我自己也亲手制作教材。音乐也是 必不可少的一个项目。下面就介绍几个教学方法。   

 (1)图片认单词

    用图片教单词时,除了发音,让学生们用手触摸一下该单词的图片是认知的关键。实物触摸能帮助他们记忆。重复也是教育中相当重要的一环。熊猫等动物在孩子们中比较有人气。

  (2)跳舞学唱歌

    一般选择容易上口的内容,歌词字数比较少的中国儿童歌曲。歌曲速度稍慢一点的更容易学。《小星星》我尝试下来还是挺能让小朋友们接受的。尤其第一句歌词“一闪一闪亮晶晶”感觉小朋友们唱起来很上口。伴随着音乐我一边唱一边跳,学生们模仿我,跟着我一起手舞足蹈地唱啊跳啊。其实这里对老师的挑战性挺大。我上课跳舞的时间段尽量避免其他人参观,现在觉得也是人知常情。习惯了就会好很多。

  (3)涂颜色

    涂色可以结合学习颜色的时候用。在涂色本上用蜡笔或彩色铅笔等涂颜色。集中心思涂颜色属于“单项运动”。虽看似简单,可是其内容还是很深奥的。老师在一旁观察,也可从颜色的运用和涂法上对学生有更多的了解。根据场面还可进行对话,学生们一边涂一边可以问问他们用的是什么颜色,涂的是什么东西等,培养他们动口说的能力。涂颜色,相对来说更受女孩子们的欢迎。

  (4)玩橡皮泥

    这项教学活动可以促进学生们的动手能力和颜色识别能力。在活动中,孩子们表现得很积极,发言也挺踊跃,一边动手一边也愿意交流,这时候与他们说中文单词,效果不错。可以问问他们做的是什么等,有互动性即可。

  (5)奖励粘纸 

    受表扬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情,能提高学生们的积极性。为了提高他们的积极性,让孩子们开心,我准备了国内的“喜羊羊”和“灰太狼”的粘纸。这些日本小朋友觉得很新鲜,非常喜欢“喜羊羊”和“灰太狼”。许多小朋友的“喜羊羊”发音特别好,感觉和中国的小朋友的发音没有什么两样。



六、难忘之处

   幼儿汉语教育中有些小小的“发现”很有趣,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4岁孩子惊人的单词能力

    班上有个平时乖巧,比较安静的女孩。有一天在玩橡皮泥的活动中,她拿着个塑料工具在切橡皮泥。开口便说“nokogiri”(日语中的“锯子”)。当时,我很惊讶。“nokogiri”这个单词不是个简单的词,4岁的孩子竟脱口而出。我在叹服母语者惊人的单词能力之余,也在揣色这是否与她的生活环境,平时看到的、听到的和她个人的才能有关系。

(2)名字的写法

    在一次在练习写名字的活动中,我发现这个年龄段的日本小朋友们对汉字的熟悉程度比我想象中的要生疏些。这可能与我是个以汉语为母语的老师也有关系。因为日语里有多种书写方式。除了平假名(例:なつき)和片假名(例:ナツキ),而且还有用英文字母书写的方式(例:natsuki),所以就算不用汉字(例:夏希),也可以照样把自己的名字写出来。相对而言,中文的书写体系选择范围主要以汉字为主。一般在中国的幼儿园里,随着年龄段的变化,小朋友们会慢慢开始接触汉字,到大班时许多孩子都会写自己的名字。虽然写得不一定好,但至少大部分知道自己的名字怎么写。同龄的日本小朋友中会用汉字写名字的则比较少。一般会用平假名写名字。他们接触汉字的时间要晚些,日本小朋友一般先学平假名,然后学片假名,最后学汉字。这与日语中的三种书写方式有关系。



七、总结


    一年左右的幼儿汉语教育拓宽了我的视野,让我在汉语教学的广度和深度上又有了更新的认识和了解。教幼儿园小朋友汉语,我总结了以下四点心得。一、老师一定要健康,充沛体力必不可少。健康第一,幼儿汉语老师在体力上透支大。二、动静结合,重视道具。注意保持“休息”和“教育活动”两者的平衡性。三、安全教育。幼儿的小朋友们会有吞食玩具的可能性,所以上课时得留个心。尽量避免使用过小或过危险的道具。四、重复再重复。教育中离不开重复,重复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教育。





作者简介

仇晓芸,日本十文字学园女子大学讲师。世界汉语教学学会会员。Email: qiu@jumonji-u.ac.jp